立即注冊 找回密碼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(kāi)始

手機號碼,快捷登錄

查看: 2171|回復: 2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不完美的生活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(fā)表于 2024-6-12 22:32:08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 ?
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社區。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(méi)有賬號?立即注冊

x
自從岳父母帶拉布拉多犬到我家后,平靜生活因此而變得混亂不堪。

不僅體味大,家里充滿(mǎn)狗臭味,在房間里沒(méi)規矩,兩次跳到床上拉屎,一次被子洗了,第二次被子整個(gè)扔了。

鄰居們已多次向我投訴,稱(chēng)我家的拉布拉多犬經(jīng)常在小區內無(wú)故攻擊過(guò)路的老人和孩子。

每次投訴后,我都會(huì )向他們保證,以后一定會(huì )嚴加看管,但顯然,真正的狗主人——我的岳父母,對此并不買(mǎi)賬。

作為家中唯一講理的人,我每天下班后,鄰居們的指責已成為了我的日常。

林先生,你的狗今天又在樓下對我兒子狂吠追咬,要不是我及時(shí)阻止,它肯定就咬到孩子了

我深感抱歉,我回家后一定與我妻子溝通,確保不再讓狗隨意出門(mén)。

你上次也是這么說(shuō)的,但承諾從未兌現,鄰居王老太抱怨道,你真是無(wú)能,難怪要和妻子的家人住在一起。

我目前居住的房子雖然房產(chǎn)證是夫妻共有資產(chǎn)名下,但購房時(shí),我實(shí)際上出了大部分資金。

然而,在外人眼中,我似乎與入贅無(wú)異。

我丈夫已經(jīng)說(shuō)了,如果你們再不妥善管理你們的狗,我們就要通知物業(yè)和捕狗隊。

我心里其實(shí)希望他們這么做,因為這只狗已經(jīng)給我帶來(lái)了無(wú)盡的煩惱。

一踏進(jìn)家門(mén),我便聽(tīng)到房間角落傳來(lái)的低沉咆哮。

"安安,是我回來(lái)了。"

我輕聲呼喚著(zhù),但狗的咆哮并未因此減弱,反而似乎更加兇猛,逼得我不得不退后幾步。

"安安,過(guò)來(lái)。"

妻子的聲音一響,它才停止了咆哮,跑開(kāi)了。

客廳里,我妻子正和她的父母一起看電視。

"蓉蓉,你在家的時(shí)候能不能好好看著(zhù)狗?鄰居又來(lái)投訴了。"

我這話(huà)是故意說(shuō)給岳父母聽(tīng)的,岳母一聽(tīng)到,立刻抬頭瞪著(zhù)我。

"他們又說(shuō)了什么?"

"他們說(shuō)如果我們再不管好狗,就要通知物業(yè),甚至警察。"

"他們敢!"岳母拍著(zhù)桌子,怒氣沖沖地看著(zhù)我,仿佛我就是那個(gè)要報警的人。

"我當然是向他們道歉,并保證以后會(huì )看好狗。"

"哼,真是沒(méi)用,我都不明白我女兒怎么就嫁給了你。"

妻子蓉蓉不滿(mǎn)地瞥了我一眼,"你也說(shuō)了,安安是狗,還能怎么管?鄰居都是些大人,還跟一條狗過(guò)不去。你作為它的家人,不幫它說(shuō)話(huà),還向他們道歉?"

"真是沒(méi)用,被人欺負到家門(mén)口還不敢反抗。"

又是一頓責罵,好在我已經(jīng)習慣了。等他們罵累了,我趕緊逃到書(shū)房。

四歲半的女兒芮芮還在書(shū)房里玩玩具,看到我進(jìn)來(lái),立刻跑過(guò)來(lái)抱住我的腿。

"芮芮,玩具好玩嗎?"

芮芮點(diǎn)點(diǎn)頭,"爸爸,我餓了。"

"餓了?你姥姥沒(méi)給你做飯嗎?"

她搖了搖頭。

芮芮作為外孫女,又是女孩,在這個(gè)家里更不受待見(jiàn)。相比我和女兒,那只狗似乎更像家里的一份子。

"芮芮乖,爸爸去做飯,我們一會(huì )兒一起吃。"

廚房里的豬骨頭肉早已被岳母拿去喂狗,幸好還留了些骨頭。

我正準備煮骨頭,突然感覺(jué)拖鞋濕漉漉的,一聞,是那股刺鼻的尿味。

又是那狗,又在我拖鞋上撒野了。

我不想再因為狗的事和老婆家鬧不愉快,強壓怒火,決定先去洗個(gè)澡。

剛出浴室,頭發(fā)還濕著(zhù),就聽(tīng)到廚房傳來(lái)女兒的尖叫聲。

“別搶?zhuān)鞘俏液桶职值?!?br />
緊接著(zhù)是一聲尖銳的尖叫,我急忙沖出去,只見(jiàn)那狗正咬著(zhù)芮芮的手臂,用力甩頭,似乎想要把她的手扯下來(lái)。

“滾開(kāi)!”

我沖進(jìn)廚房,一腳踢向狗頭,它吃痛后尖叫一聲,立刻松開(kāi)了芮芮。

看著(zhù)女兒手臂上的牙印,我怒火中燒,對著(zhù)那狗連踢幾腳。

它敏捷地躲閃,我幾次都沒(méi)踢中,它哀嚎著(zhù)逃走了。

我檢查女兒的傷勢時(shí),老婆和岳父母急匆匆地跑過(guò)來(lái)。

那條狗,咬傷了我女兒的狗,躲在他們身后,偶爾發(fā)出幾聲慘叫。

“林凡,你瘋了嗎?你打安安干什么?”

“我打它?你看看你自己,女兒被狗咬成這樣,你這當媽的看不見(jiàn)嗎?”

李蓉蓉聽(tīng)到我的話(huà),立刻閉嘴,轉頭看向蹲在地上哭泣的芮芮。

“幸好我及時(shí)趕到,傷口不深?!?br />
岳母瞥了一眼芮芮的手,輕描淡寫(xiě)地說(shuō):“我還以為多大點(diǎn)事呢,小丫頭片子,現在不好好的嗎?咬破點(diǎn)皮,至于這么大驚小怪嗎?”

“她是我女兒,也是你的孫女,不是小丫頭片子?!?br />
岳母輕蔑地哼了一聲,她認為我的寶貝安安自小到大都是個(gè)乖孩子,一定是你女兒惹了麻煩才導致它咬人。

姥姥,我沒(méi)有。安安想吃爸爸煮的肉,那是爸爸的,我不愿意。芮芮一邊說(shuō),一邊又哭泣起來(lái)。

你聽(tīng)清楚了沒(méi)有?我怒視著(zhù)岳母。

這時(shí),妻子出來(lái)緩和氣氛,說(shuō)道,我們都是一家人,不要爭吵了。孩子沒(méi)事就算了。

岳母卻冷笑道,現在你們倒是裝得挺像回事。一條小狗能對你們造成什么影響?你們這些大人還跟一條狗斤斤計較,安安跟我們比芮芮的時(shí)間都長(cháng),如果安安真的受傷了,你們加上我女兒都賠不起。

她輕撫著(zhù)狗的頭,那狗故意發(fā)出嗚嗚的叫聲,岳母失聲痛哭。

我直視著(zhù)李蓉蓉,她這樣說(shuō)話(huà),你女兒,你就不打算說(shuō)點(diǎn)什么嗎?

她沉默不語(yǔ),站在自己父母身后。

我看了看妻子,又看了看岳父岳母和那條狗。

你們這一家子,我看著(zhù)就不像話(huà)。

說(shuō)完這句話(huà),我沖進(jìn)房間,拿起銀行卡和幾件女兒的衣服。

蓉蓉跟著(zhù)進(jìn)來(lái),問(wèn)我,你這是干什么?事情已經(jīng)過(guò)去了,就算了,何必鬧得這么大?

我瞪著(zhù)她,算了,你女兒的手還在流血,你家里人有安慰過(guò)一句嗎?你作為母親,有問(wèn)過(guò)一句嗎?

收拾好東西,我推開(kāi)她,抱著(zhù)女兒離開(kāi)了這個(gè)不適合人住的地方。

我帶走女兒,只是希望蓉蓉能多關(guān)心一下女兒,并不是真的想要離婚。

我自己就是在單親家庭長(cháng)大的,我知道這樣的環(huán)境對孩子的成長(cháng)有多么不利。

坐在診室外,醫生正在幫芮芮處理傷口,我在外面聽(tīng)到她的哭聲,我的心也跟著(zhù)揪了起來(lái)。

當診室的簾幕緩緩拉開(kāi),醫生的臉色沉重地凝視著(zhù)我。

“你作為父親,怎么照顧孩子的?你看看,女兒身上滿(mǎn)是傷痕,不是被劃傷就是被咬,還有幾處瘀傷。若不是她幾次都說(shuō)是自己摔的,我早就報警了?!?br />
醫生的話(huà)語(yǔ)讓我啞口無(wú)言,我張著(zhù)嘴,卻吐不出一個(gè)字。

芮芮在簾子后面偷偷抹去淚水,生怕我看見(jiàn)。

“醫生,對不起,我前幾個(gè)月一直在出差,剛剛才回來(lái)?!?br />
“道歉的話(huà),應該對女兒說(shuō)?!贬t生嘆了口氣,坐下開(kāi)始寫(xiě)藥方,“孩子的手傷沒(méi)什么大礙,記得按時(shí)回來(lái)接種狂犬病疫苗。另外,她有些營(yíng)養不良,回家后要多加照顧?!?br />
我默默地點(diǎn)頭,取了藥后,帶著(zhù)女兒找到了一個(gè)附近的公寓暫住。

第二天,我向公司請了假,帶著(zhù)女兒去了她最?lèi)?ài)的冰淇淋店。

女兒津津有味地吃著(zhù)巧克力冰淇淋,她最鐘愛(ài)的就是巧克力,但因為家里養的狗不能吃,所以家里從未有過(guò)巧克力。

趁她吃得入神,我輕聲問(wèn)道:“芮芮,告訴爸爸,你身上的瘀青,真的是自己摔的嗎?”

芮芮突然停下手中的勺子,睜大眼睛看著(zhù)我,狗撞得,沒(méi)敢和長(cháng)輩說(shuō),拉布拉多犬喜歡撲人,天生擁有非常旺盛的精力,力氣大的很,我是知道的,沒(méi)想到對女兒傷害如此之大,這種狀況不能繼續了,為了女兒的幸福。

最終我離婚了,帶著(zhù)女兒解脫了。


沙發(fā)
發(fā)表于 2024-6-13 15:31:49 | 只看該作者 ?
這是真人真事 還是故事
板凳
發(fā)表于 2024-7-13 13:32:16 手機版 | 只看該作者 ?
現實(shí)刷新了我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QQ|關(guān)于我們|Archiver|手機客戶(hù)端|小黑屋|自律公約|==溧水114網(wǎng)== ( 蘇ICP備10008074號-9 )

GMT+8, 2024-7-24 00:51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南京溧水易網(wǎng)網(wǎng)絡(luò )科技有限公司

服務(wù)熱線(xiàn):57214114、57244114 地址:廣成鉑金大廈16樓01室
法律顧問(wèn):范遵國 13705148320 江蘇宗域律師事務(wù)所 | 吳耀坤 18502567708 江蘇圣典(溧水)律師事務(wù)所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:025-57214114、13913384400 未成年人專(zhuān)用舉報郵箱:001@ls114.cn
蘇公網(wǎng)安備 32011702000107號 | 經(jīng)營(yíng)許可證:蘇B2-20150070 | 人力資源許可證:0117000113

客服微信 求職群 公眾號 視頻號 抖音號(ls114ls114)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